橘子老头

文字 不完美爱好者
一个不定期更新故事的野男人

醉生

醉生
(1)
师父在救回我之前,一直一个人住在这里。
她跟我说过,这里是个好地方,因为这里一年四季都只有一个样子,从来不会变化。她还说,没有变化,就是最适合人停留的。
说这话时,她怀里抱着那把铜剑,倚在门框上,手指下意识轻柔的抚摸它,任外面狂风怒吼,尘沙飞扬。
我几乎以为我们的破屋即将湮灭在这茫茫沙漠中。
就此死去。
她身上的红衫被吹得猎猎作响,我知道她时常保持着这样的一种姿势,她告诉我,她是在等一个人。
虽然那个人从未出现过。
但她说,他一定会来的。
对此我并没有什么意见,人总是愿意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所以我就陪她一日日的等。
一日日的等。
(2)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见她披头散发
,眼神迷离,靠在柱子上仰头大笑,这笑似乎用尽她所有的力气,开始变得刺耳。后来她又哭了,蹲在那里,一身红衣沾了灰,被她撕扯开,狼狈疯癫。
后来她跟我说起了她等的那个人。
她说他们很相爱,可是人总是害怕失去太爱的东西,越害怕就越想抓紧。
“你知道吗,那时候他要走了,他总喜欢到处走,不喜欢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那天他走的时候我追了出来,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喊他,他走路一直都很快的,头也不回的走。那次我想让他回头,可是他始终没有。后来我想,我要成为他最在乎的人,就要让他永远失去我,再也得不到我。”
说到这里她似乎笑了,嘴角散着发丝,最后笑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我走的时候带走了他常带着的剑,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夜里我突然觉得他一定会找我,并且找到我,突然我不想走了,我想留在这里,因为我知道,人总是想要怀念曾经拥有却失去的东西。我要证明我彻底做到了,我变成了他最在乎的人。”
说完她又拿起那把剑,倚在门框上。手指下意识轻柔的抚摸它。
她告诉我,她等的那个人一定会来的。
(3)
后来有一天,师父突然消失了。
我推开窗户,见外面风沙弥漫,然后我看到门前沙堆处,插着一把剑,那把剑我很熟悉,它曾经被人日日抚摸。
此后,师父再也没有出现过。
而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一天一个男人来找我,戴着斗篷,头发很长,看起来像个剑客,他问我有没有见过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带走了他最心爱的剑。
我说没有。
后来他走的时候,看到了插在沙堆上的剑,停了片刻,又走了。
我倚在门框处,看黄沙漫天,终于,那把剑湮灭在了黄沙中。
不留痕迹。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