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老头

文字 不完美爱好者
一个不定期更新故事的野男人

想起他

以前认识他的时候,以为世界就这么大,感情就这么简单,没有世俗压力,即使明白有,也在彼此的交谈中化得无限淡。
高中不许带手机,每次他去学校,或者我去学校,我们总要想办法晚交手机,一定要彼此道晚安。
有时候周末,老师会发手机,我打开QQ,里面都是他几天前的发的消息,他说“在吗在吗宝宝,我借了同学的手机。”
我当然回复说“在”,尽管知道很久之后他才能看到。
有时候凑巧,赶在同一天放假,在夜晚里说一些琐事,谈一谈最近看过的电影,哪个男生怎样怎样帅。他这次月考考了多少多少分,又掉了几名。
那时候他是我的寄托,单纯热情,心里最重要的事,是升学。我们把彼此看得很重,是彼此最在乎的人,哪怕分隔两地,打个电话,挂了很久我都能偷笑出声。
那时以为自己生活在水深火热中,那时对爱情憧憬澎湃,那时以为我们,最终能在一起。
后来我压力越来越大,再也没什么机会跟他交谈了,高考后,仿佛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苍白浅薄。
我上大学了,自己怀揣着一大把秘密,艰辛地过着跟自己过不去的日子。他还在高三,偶尔的放假,他跟我说话,亦是些琐事,我安静的听,安静的交流。
今年他终于如愿考上了一所双一流大学,我只是说恭喜恭喜,不错不错。那晚碛口,我们打了可能是我们之间最后的一个电话,谈了一个小时多。话题却变了,是关于困惑,大家原来都不怎么理想,那些以为很遥远很不真实的关于死亡的事情甚至就在刚才跟自己擦肩而过。
我只是去安慰他,没事,没事。说完我自己心里也讪讪的。
不久前,他告诉我他有对象了,他给我看了照片,很帅,我又说,恭喜恭喜,不错不错。
那晚却失眠。想了很多事情。现在深夜,我把这些事情说出来也没什么,说了便说了。
只是想起,以前认识他的时候,以为世界就这么大,感情就这么简单,没有世俗压力,即使明白有……即使有,我也以为我能够克服。
安,祝安好。

那年我第一次向一个男生表白,被拒绝了,他说我们可以做朋友。那时我气盛,把他删除。很久之后的我明白过来,自己从来不是怎样帅气的王子,没有人有义务想要在乎你的感受,肯在乎你并且替你保守秘密的,已经是自己的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