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老头

文字 不完美爱好者
一个不定期更新故事的野男人

忆《北城天街》谢晨风

读完《北城天街》​,最让我感到遗憾的一个人,是谢晨风。所以,我想谈谈他。
他得了艾滋病后,遇见林泽的时候。
瞒着林泽,和林泽相识,相爱。
在很多个夜晚,我想他辗转反侧,那时他穷困潦倒,隐瞒病情,用假身份假名字,甚至在之前打算报复社会,可是他却爱上了林泽,在最不该爱的时候。
他会在每次见面的时候在身上喷消毒水再用香水掩盖,他还在那个月色温柔的夜晚,那个操场,用脚后跟轻碰,让足球进了自己的球门。林泽以为他像小孩子玩闹,后来知道,杂志上说:球门就像一个男人的心。而入网的球,就是他收获的爱情。
他还记得他第一次告白,那个躁动的夏夜,不知道为什么会脱口而出,“阿泽,我觉得我们挺适合的,要不就……试试……谈恋爱吧。”
小心翼翼的样子。
他还对林泽说,阿泽,我爱你,遇上你真是老天待我不薄。
在林泽得知谢晨风是艾滋病患者时,得知他曾想恶意传播时,百味杂陈,把以前的一切推翻,原来一切都不过是场戏,还作的那么真。林泽之前甚至试着规划他们的将来,还没来得及,便把一切转成了恨。
那天林泽从医院取检测报告出来时,谢晨风就在他的对面躲着,他焦急害怕,害怕林泽被感染,他甚至想冲出去问一问。
可他不能,也不敢。
他想,就这样吧,就这样断了吧,自己慢慢的死去,不再去找林泽,不再去想他。
可是林泽却找到了他,在他住的地方,破旧潮湿又狭窄的出租屋。林泽疯狂的打他,发泄,可他的心里却带着一点高兴,没来由的。
林泽问了他很多问题,他都答,他说他的确骗了林泽很多,唯独我爱你这一句,是真的。他没有感染过别人,他说,幸好你没事。
林泽从他的抽屉里翻出了两枚钻戒,看了看,内侧一枚刻着“谢磊”,一枚刻着“林泽”。他想给林泽戴着,可是林泽却没要,后来林泽走了,他在后面追着,喊着林泽的名字,可是林泽头也不回。
他以为,一切就这样了。
他要去广州时,他拖着行李箱站在北城天街,他想和他告别,万幸,遇到他了。
他当众跪下求他原谅,林泽拉着他走了,问他几点的火车,带他去超市买零食,货架旁,他小心翼翼开口:“如果……”
林泽接下他的话,说:“如果你先告诉我你是携带者,在爱上你之后,我还会一直爱你。”
“我会每天照顾你,陪你,一直到你死。”
他极力忍着,却还是哭了。
他们火车送别,林泽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说“同样生病的人里……如果有谁对你好,你就接受吧。”
“能牵手的时候别并肩,能接吻的时候别牵手,很多人,很多事,一旦错过就不会再回来了。”
“你身体不好别干太重的活”最后又说,“不行就回重庆……重庆应该也有志愿者”。
他嗯嗯的答。
我相信在林泽痛苦大喊的时候,谢晨风也一定在火车上,哭得痛彻心扉。
之后,他和林泽开过一次视频,他开心的和同屋的志愿者说:“看,这是我老婆。”
再见到林泽时,林泽来患者家庭访问,他坐在角落里看到林泽,梦一般不真实,嘴唇甚至发抖,他说:“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
那晚新年夜,林泽和他住在一起,林泽晚上做噩梦惊醒,他抱住林泽说,别怕别怕,我在呢。
当林泽确定还爱他时,他心里发疯般的喜悦,林泽说,你回重庆吧,我等你。
可是,再也等不到了。
他瞒着林泽,病情恶化,他快死了。
一个人孤零零的,快死了。
可是林泽还是来找他了,在病房里,千言万语,难开。
这个他最爱的人,最后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在他生命最后一刻。
他拿出了放在枕头下的钻戒,一枚内侧的谢磊已经被磨了,另一侧还刻着“林泽”,他终于为他戴上了。
临死前,他嘴唇动了动,说了句什么,林泽说,“我也爱你”。
他死了。
他有一封简陋的遗嘱,柜子里放着一沓给林泽的钱,还有一个手机,手机相册里,几乎都是林泽的照片。
我想他最后走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回到了那天,燥热的阳光,他看着林泽的头像,在北城天街一步一步的找寻,终于在星巴克的窗外找到了他。
像找到了一生中最初的美好。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