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老头

文字 不完美爱好者
一个不定期更新故事的野男人

我从没想过和你在一起

文/吴败
记不清是哪个夜晚,一条静谧的夜路,两罐超市买来的啤酒,回学校的路上,我问阿恒,如果我喜欢男生,你会接受我吗?问完我觉得自己手脚发凉,心跳如雷。曾经,我也问过别人同样的问题。
却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答案。
阿恒说,你醉了吧。他的眼神闪烁,发梢被风吹起。路灯的光打下来,我有些恍惚。然后我咧开嘴给了他大大一个笑,我说,是啊,我的头怎么这么疼呢,一定是醉了。
几天之后,他和我说,我交女朋友了。
我说,那好啊,你们要好好的。以后你就不是单身贵族了。
转过头,深夜,我拿起手机又放下,如此循环。直到下铺传来轻微的鼾声。
我睁大眼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怂,眼泪顺着皮肤滑进了耳朵里,分外冰凉。
此后我们很久未再联系。
我猜想他一定过得很好。
那是我曾经也幻想过的样子。
然后过得很好的他,那晚突然给我打电话。他跟我说,彬,你来陪我好不好。我说你在哪里,他说在宾馆。
我去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床上,床头摆着两罐啤酒,没有开封。
他开着电视,里面传来的声音在这样安静的空间里,显得分外嘈杂。
我没有问。也不敢问。
然后良久,我听他说,我们刚刚吵架分手了。
我没有说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该说什么。
我一直站在那里,和他对峙着沉默。
后来我躺在床上,躺在他身边。他说,靠过来一点。
已经很晚了,他没有开灯,只有电视机淡淡的荧光。我听到了他急促的呼吸声。他突然搂住了我。
我们面对面。看着彼此。
他吻了我。
吻得越来越深。
他带着偏执的脱光我的衣服,把手探了进来。
我没有拒绝。
我们发生了关系。
然后我坐在那里,一丝不挂,他躺在旁边,没有睡着,然后我突然听到他问我,我们这样算什么?
我想这应该是我的问题。
我沉默不语。
良久,我看着空中的一团虚无,我说,我们可以在一起的。
时间仿佛禁止了。
“可我从来没有想过和你在一起”
他这样说。几近呢喃。
我突然觉得胃里翻江倒海。
我想我那时的表情一定很扭曲。
于是我一件一件的穿上衣服,头也不回地走了。
后来我没有再见过他。
那时我才知道,校园里说小不小,说大不大。不想遇到一个人,就是遇不到。
那是十一月二十号。
我和舍友去上课,路上对面走着一对情侣,俊男靓女,很是养眼,他们手牵着手,有说有笑,那个高个子男生,刚好我认识。
然后我听到身旁的舍友惊诧的问我,彬,你怎么哭了?

那晚下了2016年的第一场雪,一天一夜的下,第二天起来,窗外是大片大片的雪白。
然后我走在雪地里,一寸一寸的,仿佛得到了救赎。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