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老头

文字 不完美爱好者
一个不定期更新故事的野男人

如何一句话毁掉小清新情诗?专治矫情!

jie-ran-bu-tong: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能爱一个人






却能纳很多妾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佛已发愁了五百年






你走  

我不送你


你来


多大风多大雨






我也要去阻止你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忧郁


不要哀伤






这还只是个开始。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


而是你就站在我面前






赖着不走






草在结它的种子

 

风在摇它的叶子


我们站着不说话






就是两个丑比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  

看过许多次数的云


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没见过你这么不懂事的人






如果我爱你  

而你也正巧爱我


你头发乱了时


我会笑笑帮你拨一拨






然后地铁里所有人都吐了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咦,那个人好像一条狗啊!”







当我痛苦地站在妳面前  

妳不能说我一无所有


妳不能说我两手空空


至少






我还有病啊






我住长江头  

君住长江尾


终于有天见到君






我去什么鬼






情不知所起  

一往而深






再而衰 三而竭






这次我离开你  

是风


是雨


是夜晚


你笑了笑





把我吓尿






你  

一会儿看我






一会儿看马云







春水初生


春林初盛


春风十里






唯独烦你







除了毁情诗,这些也不能放过




两位老人在车站含泪告别  

这可能是他们今生最后一次见面


鸣笛之际


车内老人突然向车外老人深深鞠躬


然后






脑袋被车门夹了一站路







人生最重要的


不是努力不是奋斗而是抉择


当你走到人生十字路口


不知道怎么辨别方向的时候


请停下来好好想想






你是什么星座







我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却只等到你一句






睡你麻痹


起来嗨







下雨天了怎么办


我好想你


不敢打给你






怕雷劈死你







最后的绝杀,连古文也不放过……







邹忌修八尺有余,


形貌昳丽


朝服衣冠,


窥镜,谓其妻曰


“我孰与城北徐公美?”


其妻曰






“你、你都知道了?!”





(微信公众号ID:jie-ran-bu-tong)





阅读原文:http://jie-ran-bu-tong.blog.163.com/blog/static/261784027201652991625849/

评论

热度(4)

  1. 橘子老头jie-ran-bu-to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