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老头

文字 不完美爱好者
一个不定期更新故事的野男人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 读后感

对这本小说早有耳闻,初一时便听说过。说是如何的伤透人心,青春文学必读之物。今天我花了一下午的时间读完了,本着我脆弱的文艺心,我想用四个字来概括这本小说,名不虚传。


        小说主要讲述28岁的园林设计师舒雅望是出生在一个军事后裔家庭,16岁的时候舒爸让舒雅望去照顾10岁的夏木。夏木因为童年时候经历一场死亡,跟已经死去多时的母亲的尸体呆了一个晚上,成为内心与这个世界有强烈隔阂的孩子。雅望的温暖渐渐融化了夏木的心;雅望青梅竹马的恋人唐小天高中毕业后去当兵,并且认识了大学同学曲蔚然,最终引狼入室。


        好吧,剧情听起来有些绕,让我分析一下。

1·(初恋)唐小天

        作者一开始花了不少的笔墨去描写舒雅望与青梅竹马的恋人唐小天之间的感情,就像每个人的初恋一样,很炽热,很纯净,让人心动。他们之间的感情很深,让读者也不由自主的被拉到他们的爱情世界里。


        初晨,单车上的少年和少女无惧一切,迎着朝阳奔向学校,也有愁不完的作业,冬日给你带的怀揣在怀里的豆浆,也会牵牵手便脸红。说着无惧未来的海誓山盟。


        后来,唐小天要去当兵。分离的苦涩填满了两人初恋的甜蜜,开车临走时,少年一把扯下自己的红花用力抛到雅望的手上,他说,你一定要等我。


        雅望哭了,她说,我一定会等你。


        于是,漫长的等待开始了。


        他们互相写着几千封的信,少年为见一面雅望偷偷脱离部队,在部队里每一分每一秒的通话都弥足珍贵。他们彼此珍视小心翼翼,在这个充满欲望与肮脏的世界里用力守护着他们爱情的纯洁。


        他们笃定他们不会分开,他笃定雅望不会遇到更好的男人,她也笃定他们一定会在一起,从出生到死亡,不多一分也不少一秒。


        唐小天经过几年部队生活变得成熟稳重,临近毕业。


        他们终于订婚。


        可是这份爱,让那些只能永远生活肮脏阴影里的人不由自主的想要破坏。比如,唐小天的部队里的战友,曲蔚然。


        曲蔚然是什么人?典型高富帅没事儿跑去部队玩儿,心理极度扭曲变态,却又有些可怜,后面会具体详解。


        曲蔚然羡慕这样单纯的爱恋,他极度想要破坏,他们越纯洁爱得越深他越想夺走,他用尽手段,最后,将舒雅望强奸。


        彼时,唐小天仍在部队里,他还不知道雅望深深的绝望与耻辱,他不懂得雅望的挣扎与无助。


        一切,开始发生着变化。


(2)脆弱阳光——夏木


        夏木。最让人心疼的男主。


        儿时和死去的母亲在房里单独呆了三天,从此乖张孤僻。视谁都为敌人。


        直到,那个女孩的到来。


        “你就是夏木啊,啊……好可爱,我叫舒雅望,叫我雅望姐姐。”


        无聊。


        他这样想着。


        他以为她也会像以前的那些人一样不堪他的折磨而离开,可她没有,她居然敢骂他敢打他,敢欺负自己个子小而把自己压在身下。


        他发了疯的咬她,在她身上留下了一生的印记。可她第二天仍贱兮兮的出现了。他无奈,可是有些东西却改变了。


        他偶尔也会和她说几句话,在她贱兮兮嚷嚷着说夏木好可爱好想抱抱他,而强行把他拉过去揉乱他头发的时候居然也没那么讨厌。而那个女孩,居然还对他说,夏木别怕,难过的话就哭出来,姐姐在呢。


        那个女孩还说,她想要夏木做她的骄傲。他一直是她的骄傲。


        这依赖,越来越浓重,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爱。


        而这份爱,隐忍而压抑。偏执又别扭。


        他知道她的心都属于另一个男人,他看着她每天都蹦蹦跳跳的从信箱里拿出从部队里寄来的信,小心翼翼的好像什么珍宝。他看见她坐在唐小天的单车后座上开心的模样几乎要嫉妒得发疯,可他隐忍,他知道他也明白,这份感情在雅望心中的位置。


        十五岁的少年,别扭的少年。没有人可以理解他,就像舒雅望不明白为什么夏木对唐小天永远抱有敌意一样。他的爱恋,苦涩,难于启齿。


        他会在舒雅望因为唐小天难受的时候扯扯雅望的衣袖对她说:“要不你抱我吧,就一下,不准弄乱我头发。”他会偷偷的把雅望喜欢的水晶亲吻鱼买下,几次几乎都要拿出口袋了却最终还是放弃。


        看到曲蔚然纠缠雅望毫不犹豫冲上前去,却因此而受伤,看着雅望心疼的看着他,他心里是满足的。那晚,他好像受到蛊惑一样,他表白了,他说,雅望,我喜欢你。


        再没有过多的言语。这几个字,包含了他全部的情意。


        可是雅望说,我一直把你当弟弟,我们没可能的。


        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看着她手上的订婚戒指,他知道的,他们没可能。可是他就是想让她知道他喜欢她。很喜欢。


夏木,他那样让人心疼。


知道雅望被强奸了,看着雅望绝望的泪水,他说:“是曲蔚然对不对?”他说,果然。


        然后再没有过多言语,沉默而阴郁的少年,直接拿了枪直奔曲蔚然的公司。


        雅望赶到的时候,公司的人发了疯的往外逃,她听到了两声枪响心急如焚。然后,雅望看到那个固执的少年面色平静的举着枪,手指微微颤抖,而前面,是鲜血淋漓的曲蔚然。


        他的爱,这样直接。


        他对雅望说:雅望,别哭。谁也不能欺负你,谁也不能!”


        这爱,如此沉重。


        曲家不肯放过夏木,一旦曲蔚然死亡,夏木就可判到无期徒刑。


        可是雅望怀孕了,她用肚子里的孩子威胁曲父放过夏木,并且嫁给曲蔚然。曲父答应了。


        那时,舒雅望孤立无援,她的眼中光彩不在,空洞阴暗,她彻底绝望。可夏木,还愿意做她的那道光。

        夏木从家里逃脱拉着她私奔了。


        他带着她在旅社里堕胎,照顾她,雅望因怕连累他而哭,他就说,雅望,别哭。我受不了你哭,你一哭,我就想杀人。

        而这份爱,终究不是孤军奋战。


        以下附上原文。

原文:舒雅望沉默半晌,忽然问:“你就这么喜欢我吗?”

        “嗯,很喜欢。”

        “即使我……即使我结过婚,你还喜欢?”

        “嗯,喜欢。”

        舒雅望的双手紧紧握起来,她沉默了一下,忽然像做出了什么决定一样说:“好。” 夏木疑惑地看她:“好什么?” 舒雅望摇摇头,没说话,只是将脖子上的接吻鱼项链拿下来,将一只接吻鱼从项链上取下来,用床头的红绳穿过接吻鱼,将它挂在夏木的脖子上:“送你。”


        这份爱,终于得到了回应。


        可是夏木,他不想当一个孬种,他也想当一个男子汉,他不想把雅望一生埋葬。他说,你去找唐小天吧,你们会幸福的。

        这个傻瓜却不知道,她的天使,已经把心交给了他。

        雅望说,夏木啊,我终于找到可以赔你的东西了。 如果……如果你坐牢的话,不管多久,我等你出来。 如果那时,你还喜欢我的话,我就把自己赔给你。


        这一去,经年。


        唐小天才从部队回来,听闻发生在雅望身上的事,心痛难忍却无能为力。


        经年重逢。


        雅望说,我在等,我总是在等,我等你等了好久,最终还是没能等到你回来。

        “现在你回来了,可是,我等的已经不是你了。”


        是,我等的已经不是你了。

        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我身边,现在,我在等的,是那个为了我宁愿与全世界为敌的脆弱少年。         在擦身而过的瞬间,他们好像都想起,十八岁那年夏天,在这个路口,那空中飞舞的红花,那年少时的承诺…… 女孩说:“我会等你回来。” 男孩说:“我一定会回来。” 可到最后…… 一个等了,却等得太早; 一个回来了,却回来得太晚。 怪只怪那缘分太浅,未满千年


        这痛,深入骨髓。


        苦难仿佛快要结束。


        夏木终于出狱,在那个充满喜悦与不确定的夜晚,夏木听到了他的天使对他说:“夏木,我们结婚吧。”


        仿佛幻觉。


        然而这幻觉甜蜜得快要溢出来。


        但是,夏木啊,这个让人心疼的少年,他总是不自信,他总是害怕他的天使随时离开。他看到了雅望一直没扔掉的唐小天的1080封信。如遭雷劈。


        他听到舒雅望苍白的解释,心里有什么东西崩塌了。他想放她自由。不想雅望只是因为愧疚才和他在一起。他走了。


        可谁知,这是永别。


        雅望也犹豫过,可是到最后那一刻,她明白她由始至终爱的都是夏木一个人,她不想失去他,她想告诉他唐小天的确是她生命里不可磨灭的印记,但他正在慢慢的从她心里搬出去,她真的爱他,爱的,是夏木。


        她发了疯一样去找夏木。


        然后,找到了夏木躺在太平间的尸体。她崩溃,疯狂大哭。

        雅望说,“我一定会等你,那时候,你不来我不老。 “那时候,你一定不要把我丢掉。” 她拉起夏木尸体的手,轻轻地钩上他的小拇指,望着他,哭着说:“约定了,约定了哦。”


        她不知道的是,在夏木临死前,脑中想到的是第一次见她,她说,“你就是夏木啊……啊,好可爱,我叫舒雅望,叫我雅望姐姐。”


        可他从来没叫过她姐姐。


        他尸体的嘴角是上翘的。


        仿佛死前看到了什么美好的东西。


(3)反派——曲蔚然


        这个曲蔚然。是我觉得这个小说里最纠结的角色。


        年少生活的遭遇与阴暗让他的人格变得扭曲。表面谦谦君子实则衣冠禽兽。内里的阴暗仿佛恶魔。


他想破坏一切美好的东西。于是,他强奸好兄弟的爱人。


        我一直觉得他的性格很复杂,他从小不相信爱,从来不相信。可是直到遇见唐小天和舒雅望他才明白这个世界上有真爱,只是这真爱与他无关。


        他不甘心。


        他就像是一个脆弱固执而又疯狂的孩子一样。想把别人的东西抢过来。


        他以为得到了舒雅望就得到了真爱。


小说前半段,他真的就像一个变态一样。可是到了后半段,小斌斌我实在是恨不起来他。


        尤其是他被夏木打伤住院,醒来后第一个看见的是舒雅望然后眉间透漏出了罕见的喜悦。让我觉得他其实,有些喜欢舒雅望。


        还有后来,他得知舒雅望已经是他的妻子,然后对舒雅望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样我很开心。然后对舒雅望一口一个老婆老婆的叫,说,我家老婆怎么也看不够。


        啊啊啊啊啊!!我真的在前面对他积累的所有怨念有烟消云散了。我觉得他就是一个大孩子啊,只是不懂得正确表达自己的感情,希望用这样拙劣的手段得到爱情。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啊。


        到最后,夏木快出狱的时候。曲蔚然去最后见了一面舒雅望。


原文是这样子的:


舒雅望愤怒地逼问他:“你说啊!你到底想要什么!” “你……可以爱我吗?”曲蔚然的眼神有些慌张,这个接近三十岁的男人,在告白的时候,难免有些心慌,“雅望,你可以爱我吗?


        看到这儿,我真的觉得我恨不起曲蔚然了。


        他还说,“即使你没对我说过一句好话,没给过我一抹笑容,我还是想念你。”

        “我不后悔我对你所做的一切。”


        他还说,“爱一辈子也好,恨一辈子也好,终究是要让你记我一辈子。”


        谁敢说,他真的不喜欢舒雅望呢?就像一个有了心仪的玩具却得不到的孩子一样,纠结,想把它抢过来,可是却又怕他弄伤它。


        最后,他也和夏木一起死在了那个夜晚。


        然而,我的脑中回放却依然还是年近三十的他小心翼翼的问舒雅望,雅望,你可以爱我吗?


评论(3)

热度(2)

  1. 你是我的橘子老头 转载了此文字